原创娱乐资本论12-10 18:26

摘要: 用音乐来完成叙事,而不是只有好听的音乐为剧本身加分。

作者/红拂女  编辑/吴立湘

A组40天+B组15天;

最后却拍了近70天,超期严重;

这个200人的拍摄团队,

拍了1部单集20分钟×24集≈480分钟的剧;

这部剧中共33首歌曲,按每首4分钟算,这部480分钟的剧中,

有132分钟的歌曲,即27.5%都是歌曲;

而它在豆瓣上的评分人数过千人评价,评分高达8.5分

那么,它是谁?

答案在下文。

(p.s:先来看看下面这个小视频,看完你会回来转的!)



“我是一个重度二次元迷,每个月的新番我大概要看一半吧。”说这话的光和木星影业创始人王天居,笑着露出了标志性的尖利小虎牙。但估计过去的半年里,他可能并没有那么多时间追新番。

 

光和木星承制的最新音乐网剧《少年有点酷2》上线已经一周了,豆瓣评分人数、微博讨论人数等各类数据还在蹭蹭往上涨,网易云音乐也已上架了他们在这部剧中的数首歌曲。一切都在有条不紊地推进。

 

但这部剧的大众知名度显然还有待提升。尽管前作《薛定谔的猫》早已成了“小众网红”,有了一大票忠实拥趸和核心粉丝,高bigger社区知乎上“如何评价网剧《薛定谔的猫》”,都有了近百个情真意切的长评回复,但一年多过去了,摆在这群平均年龄90后的年轻团队眼前的问题仍然不少。

 

而娱乐资本论最想了解的是:从《薛猫》到《少酷》,为什么这个团队执着于开创纪元,做在国产剧领域近乎没人做过的音乐剧?两部之间,有何进阶?如果摘掉“音乐剧”这一标签,这部剧能称得上是优质内容吗?

 

更重要的是,国外已经有《Glee》这样成熟的季播式音乐剧大拿在先,这个新人团队在音乐剧这一门类下,是否有做出哪些技术工业上的革新?做一部音乐剧,跟常规电视剧,在流程上究竟有哪些不同?

 

带着这些问题,我们来到了五道口拜访光和木星。


 

每首歌舞拍摄≥20遍

导演、音乐导演、舞蹈导演

同等话语权

 

“在剧情中融合歌曲,在好莱坞和宝莱坞都有专门一套针对歌舞片的影视工业标准,像《爱乐之城》都已经到达了能够提名多项奥斯卡的顶级水平,所以我们的第一个目标就是接近这个标准。”这是王天居接受采访的第一句话。

 

比起《薛定谔的猫》,这部《少年有点酷》最明显的改变就是进一步添加了更多的舞蹈元素。据小娱的统计,在这部剧的33首歌曲中,共有21首有舞蹈部分,而在这些歌曲中,群体歌舞有12首,单人(或两人)歌舞则有8首。

 

“其实如果不是音乐剧,我们能用一半的成本就拍下来了。因为拍歌舞部分,把整个周期都延长了。”该剧的制片人吴婷婷告诉小娱,原定A组拍摄40天,B组是15天,而计划中是先拍一个星期文戏后就开始拍歌舞戏,但实际情况是,因为紧张的筹备时间和巨大的音乐制作工作量,在开机之前还处于歌曲编曲没做好、每个人分词没做好、歌曲Demo没录好的状态,可想而知歌舞戏份的拍摄并不如预期的顺利。

 

所以,问题来了:理想的音乐剧拍摄,步骤是怎么样的?

 

 

监制王天居告诉小娱,在这部剧中有专门的音乐导演,而在制片过程中他的话语权和导演一样重要,他负责的不仅是所有歌曲的把关,更要从剧本阶段就深度介入这一项目,他知道什么地方该切入音乐、要与拍摄团队、美术团队、灯光团队商量以什么样的方式切入。

 

舞蹈导演亦然。正式开拍前的一个月,该剧的舞蹈导演就拉着一众演员到北京四惠展开了基础的舞蹈训练,每天学一支舞蹈,学了十几支。“我们有一位舞蹈执行导演,一直待在组里,拍摄间隙时不时就逮着孩子们练舞。”加上每次舞台上的排位、提前1~2个小时打灯、试光……这些都是舞蹈组的工作范畴。

 

“我们其实是这一部才增加了舞蹈组,也有专业的舞蹈导演,这才是一个歌舞片的工业结构。”总制片人刘莐说。



 

实际拍摄歌舞戏时也不是只做动作和“对嘴”,真唱真跳、现场收音是必须的。这也是为什么要提早一个月进入舞蹈排练状态的原因,要训练演员的肺活量、肢体协调能力、和伴舞演员的配合等等。

 

“我们必须录制好每首歌的demo,然后送到现场,拍摄时播放,演员们也要现场真唱,而且必须要唱得跟demo里的声量一样大才行。”制片人表示,涉及到舞蹈,首先把演员们都跳齐这个就很难,而剧中的每一首歌舞,实拍时都要跳20遍起,对摄制团队和演员的体力都是不小的考验。

 

据制片人介绍,导演的要求是每换一个机位就要重新跳一遍完整的歌曲,根据灯光和摄影机位的不同,也有可能要重新排队形,总而言之,最速战速决的一次,是拍摄《粉红色乐团》这首歌,那也花了一个晚上,大概四五个小时的时间。


工作照

 

由上述内容可见,在这样一个将近200人的拍摄团队里,只要核心岗位有不专业的人,就有可能导致拍摄延期、成本增加。而最早的拍摄过程中,就有部门因为对音乐剧经验不太足,曾经发生过一些问题。

 

“例如可能剧本上只有几句歌词对应的一句场景和动作描述,看上去只有0.1页,传统的电视剧统筹可能不清楚这0.1页纸的剧本换到实际拍摄,其实得拍一上午,所以在安排每天的拍摄计划时,就容易出问题。”再加上群戏的演员档期协调、场景限制等原因,音乐剧的制片工作比常规电视剧要难很多。不过,这部《少年有点酷》还是成功与观众见面了。



要做出中国版《爱乐之城》?

那需要很多很多的钱

和很多很多的时间……

 

从第一部到第二部,增加了舞蹈元素、预算也翻倍、故事更考究,但仍然还是有不少观众在说,中国版音乐剧?有什么新鲜的,我看过《歌舞青春》、《欢乐合唱团》还有《爱乐之城》以及印度一大票歌舞电影啊,那有什么稀奇的?

 

这也许从一个侧面反映出在中国推行音乐剧(及歌舞片)之难。即使是声明鼎盛的《爱乐之城》,热热闹闹过一阵,最终票房也仅仅2.4亿,而且这还是因为有奥斯卡等无数桂冠加持、能引发大众的观影热情,对于一部无IP无明星演员无奖项加身的“三无”产品,怎么才能吸引观众?

 

更现实的情况是,我们能接受《悲惨世界》《三傻》等“一言不合就唱歌”,却对中国人在一部影视作品里突然唱起歌来接受无能。连总制片人刘莐都笑称自己的家人在看《薛猫》时也曾表示过接受不了这种在电视剧里唱歌的形式。



“《爱乐之城》是这个类型片的顶级水准了。它的镜头调度、镜头衔接、舞蹈调度还有美术的设计、场景的设计都是顶级的,如果想要做到这样的程度,我得先解决成本的问题,要有足够多的舞蹈演员去排练,更要有足够多的时间去排练。”

 

监制王天居的言下之意,是目前国内要做到这个歌舞片的水准,还有很多的问题要去解决。

 

《爱乐之城》一开场就是一场高速公路堵车戏,数以百计的舞蹈演员在高速公路上载歌载舞,航拍、大摇臂、景别的灵活切换、群众演员们表演歌舞时的专业与蓬勃的张力……确实是很顶级的水准,也显示出很“壕”的气派。而像这样的大场面,在这部电影中并不少见。


 

这部电影的制作费约为3000万美元,也就是1.9亿人民币。当然,拿一部电影来对标一部网剧,不太妥当,但换句话说,目前国内有人敢用近2亿的投资,去做一部明显窄众的歌舞片吗?

 

“我们也知道,从常规的剧情突然进入到一个人为设置的空间(一般指舞台)去唱歌,不太符合普通观众的观看体验,但之所以剧中大部分歌曲都这样处理,真的是因为成本可控。”王天居坦言。

 

在固定舞台上唱歌跳舞确实比较好处理:固定场景与机位,只需要几个机位重复来几遍即可,最多就是配合一些现场特效与道具设计,但总体成本并不会太高。

 

实际上,很多人奉为圭臬的《欢乐合唱团》,也倾向传统的舞台式音乐剧,场景主要围绕着歌曲而来;但《少年有点酷》,有一点小创新。据小娱的观测,该剧中的33首歌曲中,80%都是固定场景的歌舞音乐,但包括《遇见》《4号病房》《全世界我最喜欢你》在内的数首歌曲,采用了“边走边唱”的模式。

 

“边走边唱”这看似简单的四个字背后,隐藏的是因换景等各方面因素带来的成本暴增。就拿《4号病房》这首歌来详细举例。


 

这首2分58秒的歌曲中,总共切换了5个场景,包括:进门打卡处、校园里、教室里、走廊里、图书馆。加上还有特效和音效等等,看来这首歌必然是该剧最贵的歌曲之一了。

 

那么,为什么这首歌必须要用“边走边唱”的模式?联合起剧情来看:这一段讲述的是校董启用高科技手环来控制全校师生,而要展现这个手环对师生们的“迫害”,必然要从生活的方方面面来体现,而教室、图书馆等场景,组合起来就构成了学生们的校园生活。这首歌确实也是该剧最惊艳的歌曲之一。

 

比起“一言不合就尬歌”,这种自然地将剧情过渡到歌曲、并且利用音乐来完成相当一部分叙事功能的处理方法,当然会更容易让观众接受,该剧也确实这样做了。例如《辛德瑞拉》这首歌就解释了女学生艾晓欣是如何被一步步拖进校园霸凌的深渊的。

 

用音乐来完成叙事,而不是只有好听的音乐为剧本身加分,这是音乐剧的基本要求。

 

当然,这样的歌曲毕竟还是少数,“如果所有歌曲都这样拍,成本会完全控制不住。”王天居表示。但小娱认为,即使是在人为搭建的空间里唱歌,该剧也处理得还不错,并没有造成明显的割裂感与违和感。

 

为了歌曲《Lolita》而搭建的三面墙摄影棚,右上角多出来的房间是一间教室 


正片中《Lolita》的自习室涂鸦

 

总而言之,不管是固定场景唱歌还是“边走边唱”,《少年有点酷》都致力于给观众带来丰富而多样的视听体验,也努力在有限的成本内挖掘出最大的价值,尽管这支团队目前还没有“很多很多的钱”和“很多很多的时间”,但他们在做内容上有精益求精的态度,这一点,小娱认为值得鼓励。

 

即使摘掉“音乐剧”这一标签,这部讲述校园里的师生关系的青春剧,试图讨论校园霸凌、教育制度、个体差异与整齐划一之间的矛盾等等内容,还有一条烧脑的悬疑线,剧本的层次比较丰富。甚至,好听的音乐只是帮助完成主创的思想表达,倒不是最亮眼的元素了。

 

作为行业的记录者,娱乐资本论也希望在未来,能看到这个深耕音乐剧和歌舞片的年轻团队,做出一部能比肩甚至超越《爱乐之城》的好作品,真正走向大众爆款之路。



排版/菠萝包




小娱记者团出了一本同名新书《娱乐资本论》

黎瑞刚、于冬、杨向华、王禹媚联名推荐

想要了解中国娱乐产业发展史?快扫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