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青岛指南12-10 19:02

摘要: 他就是中国当今最具魅力的指挥家李心草,现任中国国家交响乐团首席指挥,更让人激动的是,这位指挥大师,是咱青岛音


他就是中国当今最具魅力的指挥家李心草,现任中国国家交响乐团首席指挥,更让人激动的是,这位指挥大师,是咱青岛音乐厅交响乐团名誉团长!

“指挥就是翻译,演奏家也是,我要做那个最好的翻译。”


指挥界的例外
    
指挥大师卡拉扬曾经说过:“要想成为一名指挥,需要十年工夫;而要成为一名优秀的指挥,还需要一个十年。”
    可是,李心草似乎是个例外。
    20岁,他就与前中央乐团、上海交响乐团等国内著名乐团有了成功的合作。
    23岁,他就成为中国中央芭蕾舞团管弦乐团首席指挥。
    28岁,他便率领中国国家交响乐团在世界各地进行了历史性的访问演出。
他是首位进入维也纳国家歌剧院执棒维也纳交响乐团的华人指挥家,他的足迹遍布全球,西方观众在听了他的音乐会后只说了一句话:“李心草率领下的这支乐团是值得我们顶礼膜拜的。”


 漫漫求学路

初一那年,李心草不顾妈妈的反对偷偷报考了艺校。在考场,他用口琴吹了一段《牧羊曲》,又唱了一段《再见吧妈妈》,获得考官老师的青睐。“我的那位老师自掏腰包坐了3天的汽车,专程跑到我们家说服我妈妈。”李心草回忆,将近两个星期苦口婆心的劝说,妈妈终于答应他走音乐这条路。
    之后,也就是1983至1988年之间,李心草一直学习长笛专业。 

 1989年,李心草背上行囊只身进京,报考中国音乐的最高学府——中央音乐学院。幸运的是他的长笛、指挥两门专业课及文化课全部通过。这样,李心草终于进入了中央音乐学院,拿起了他心爱的指挥棒。

       “大一的时候,我的基础很薄弱,只能拼命地多练琴、多看谱子、多分析、多琢磨、多做作业。因为对于指挥来说,基础理论课是非常重要的。和声学、对位学、曲式学、作品分析、配器、复调,这些课特别繁琐,真的会让人学到吐血。”李心草淡淡笑着说。
       虽然很艰难,很枯燥,但他还是坚持下来,仅仅用了一年时间,他就彻底追了上来。从大二开始,他的所有功课一直都在全系名列前茅。

20岁初露锋芒
    1992年8月,旅美华人指挥家胡咏言回国,这位中央乐团的首席指挥一眼就“相中”了瘦弱的李心草,邀请他担任自己在上海交响乐团演出时的助理指挥。对于指挥专业的学生来说,这样的机会是弥足珍贵的。
    这一年,李心草就已经与前中央乐团、上海交响乐团等国内著名乐团有过成功的合作,并成功演出了威尔第的歌剧《茶花女》和中国歌剧《原野》。而在这其中,他最大的收获就是站在指挥台上的那一份从容和自信。 

 1993年,全国首届指挥大赛,聚集了全国各地的指挥好手来参赛,抱着“玩玩”心态的李心草,临时抱佛脚地在比赛前一周背了15部总谱,竟然一举斩获了大赛的冠军。一夜间,李心草红了,音乐界都知道,有一个年轻的指挥家只有22岁。
       此后,李心草在国内声名大噪,不少乐团慕名找到了学校,希望李心草能去担任指挥。最终,李心草选择了中央芭蕾舞团。
        李心草很快荣升为团里的首席指挥,从当时的条件来说,他过得是相当滋润了。照这样的情况发展下去,他在国内的事业和知名度都会蒸蒸日上。但这样的日子未满三年,他就开始“折腾”了。缘由只有一个,就是那个藏在心底的梦——维也纳。 


 留学维也纳
        1996
年,因为一个偶然的机会,只懂十句德语的李心草放弃了国内的鲜花、掌声以及安逸的生活,只身前往奥地利,进入国立维也纳音乐学院学习指挥。似乎所有的一切都回到了起点。
        李心草第一次走进梦想中的课堂,就被教授的一盆“冷水”浇醒了,因为语言不通,教授毫不客气地让他学一年的语言后再进课堂。 

 李心草懵了,自己在维也纳一共只有两年多的学习时间,如果将整整一年的时间用来学习语言,那么专业学习的时间就所剩无几了。
        于是,他试着把最枯燥的事情当成有乐趣的事去做。天天背单词,和室友交流,每天还去上五个小时的强化班,周末的时间也全花在了德语上。
        三个月后,他用一口流利的德语问老师:“我可以来上课了吗?”教授跟他交谈了几句,十分惊讶,然后动情地对同学们说:“中国人真的了不起,他们聪明勤奋。过去我不大相信,今天我要把这个勤劳民族的一员,来自中国的心草·李介绍给大家。”

全班二三十个学生中,来自中国的“心草·李”在专业上永远是最优秀的。白天是高雅的音乐,晚上是洗不完的盘子、送不完的外卖,就是在这样“冰火两重天”的日子里,李心草编织着自己的音乐梦。这段时间,他还生平第二次,也是最后一次参加了比赛——举世瞩目的“贝桑松国际指挥比赛”。
        在这场国际大师级的比赛中,经过四轮紧张的角逐,李心草荣获比赛第二名。这次“意外”的成功,使他的事业瞬间上了一个台阶,欧洲许多著名的乐团认识了他,并频频安排他在欧洲演出。他还作为世界著名指挥家哈格教授的助理指挥,执棒维也纳国家歌剧院乐团来北京的演出。 

 我只是做着这辈子最喜爱的事情”

    
在李心草想在欧洲“奋斗”之时,中国国家交响乐团在欧洲巡演,著名指挥家陈佐湟先生问他:“愿不愿意回国加入中国国家交响乐团?”李心草向导师征求意见时,教授睁大眼睛说:“当然要回去,你才28岁,28岁的年轻人能在国家顶级乐团担任指挥,全世界也很少见。”
    仅仅一个月后,李心草便回到祖国,成为中国国家交响乐团的驻团指挥。很快地就作为陈佐湟先生的助理指挥,率国家交响乐团进行了“99东瀛行”的演出。
    事实上,在李心草留学维也纳前,他便参与了国家交响乐团的前期筹备工作,但是后来,他还是选择了前往维也纳学习深造。受邀回国后,他在国交,一呆就是18年 。 

 2002年秋,已经进团4年、担纲常任指挥两年的李心草,第一次独立率领中国国家交响乐团赴日本、澳大利亚、欧洲及台湾地区巡回演出了20多场,获得巨大成功。
        李心草忘不了,在德国演出结束后,坐在第一排的德国前总理科尔头一个站起来热烈鼓掌。作为第一个带领中国乐团踏上悉尼歌剧院的中国指挥家,他们首场演出就得到了2600名观众的厚爱。不仅乐团演奏每首作品后都掌声雷动,而且在加演了两首作品后,观众的掌声一次次再把李心草唤回舞台。最后,他不得不与乐队首席拥抱着回到后台才平息了掌声的热潮……

 2007年随国家领导人出访莫斯科,他执棒“中俄文化年闭幕式”音乐会;

2008年奥运举办之际,李心草在举世闻名的维也纳歌剧院执棒维也纳交响乐团,在欧洲首演了中国歌剧《木兰》;

2009年,他受韩国釜山市长邀请出任釜山爱乐乐团音乐总监兼首席指挥;2011年初,李心草率领国家大剧院乐团进行了出访演出,在首尔艺术中心成功地上演了普契尼的歌剧《图兰朵》(国家大剧院版)。

2016年G20杭州峰会上的精彩演出,又是他执棒指挥。   

 这一切,无疑证明李心草是当今最出色的指挥家之一,世界乐坛都在关注他,阿姆斯特丹皇家音乐厅、纽约林肯艺术中心、悉尼歌剧院、东京三得利音乐厅等数十所世界顶级音乐场所都留下了他和国交的足迹,所到之处,反响热烈,颇受好评。

  “他1971年出生,此次日本巡演所确立的决定性的评价,今后的动向将受到瞩目”;

  “李心草的指挥带有浓厚的西方韵味,他是当今少有的天才指挥家”;

  “李心草证明了自己是一位令人羡慕、适应能力极强的指挥家,对各种曲目都掌握自如”

  这样的评价扑面而来。面对这一切,李心草相当冷静,“我只是做着这辈子最喜爱的事情,做好就可以了。”

台下的他幽默风趣
    
在指挥台上,李心草拿着指挥棒率领乐团游刃有余地徜徉在德沃夏克、莫扎特、贝多芬的音乐世界。在台下,在老友聚会的饭桌上,他的模仿秀令人叫绝。
    有空也和朋友去唱K,最喜欢的歌手就是李宗盛,而且唱他的歌可以乱真。他从小喜欢相声,骨子里透着与生俱来的幽默,马季先生当年曾经形象地形容他是“拿一根筷子吃饭的人”。

 李心草经常爱跟朋友们开玩笑说:“当初我说了相声,音乐界就少了一个指挥家。我当了指挥家,相声界就损失了一个优秀演员啊。”


34厘米的指挥棒,两平方米的指挥台就是他的“世界”,在那里,他指挥着音乐王国里的千军万马。他对各种曲目都掌握自如,他的指挥带有浓厚的西方韵味,他是当今少有的天才指挥家,他是当之无愧的王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