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茜:只花了5分钟,却用一场独角戏惊艳陈坤,这个“不红”的实力派戏疯子,连霍建华都说她带着一股狠劲

08-24 22:44 首页 拇指阅读

演艺圈能被称为“戏疯子”的演员不多,段奕宏是一个,张译是一个,而说到女演员,万茜一定榜上有名。

 

不管是之前在热播剧《大唐荣耀》中与新人演员任嘉伦的合作,还是在最近的电影《心理罪》中与影帝廖凡的搭档演出,万茜这个名字,俨然成了抛开剧作本身的演技保证。

 

演技在线是常态,惊艳之处也不在少数。但回顾她出道15年的历程,拇指君却发现如今被称为“戏疯子”的这个女演员差一点儿就成了歌手。

 


1982年,万茜出生在湖南益阳。由于父亲是军人,从小便对她实行了军事化管理的家庭教育。

 

“不可以随便看电视,吃饭的时候不能端着饭碗乱跑,饭桌上不能看书看报纸,不能挑食,不能用筷子敲碗,不能用筷子乱翻菜......”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在学会了独立和坚强的同时,她也衍生出了逃跑的念头。逃跑但不是离家出走,万茜在高中时选择通过考学离开了家乡。

 

而考大学时,父亲建议她学声乐,即使心底里喜欢唱歌,她还是去了离家1000多公里外的上海戏剧学院学习表演。

 


虽然学表演的初衷是为了追求自由,但在大学期间她照样努力学习表演。

 

不仅在张爱玲同名小说改编的电视剧《金锁记》客串演出,还代表母校赴国外出演了话剧《安提戈涅》、《神仙与好女人》的女主角。

 

在校期间丰富的经历无疑给万茜积累下了一笔不小的表演财富,可是她毕业后选择的道路却与大多数只辗转于各个剧组的同学有所不同。


她一边在话剧和电视剧里面演着主角,一边又凭着一副好嗓子包揽了所参演的电视剧主题曲,《天使的歌声》里的《橄榄树》、《青天衙门2》里的《清白》都是她唱的。

 


或许是出于当初没有选择学习声乐的遗憾,颇爱音乐的她抓住了一次偶然的机会,签约了星光海岸音乐公司,并于2007年发行了第一张个人音乐专辑《万有引力》。

 

专辑中的《勇敢爱》获东方风云榜年度十大金曲提名,其余歌曲也在各大音乐电台轮番播放。

 

话剧、电视剧与音乐的三栖发展让万茜成了同学艳羡的“成功人士”,但她却陷入了事业的瓶颈。

 

原来漂亮的终究是表面,公司为其耗资百万打造的专辑,最终卖出了不过两万多张。

 

无奈兴趣成不了养活自己的资本,但生活还是要继续。最后,她还是重新拾起了表演的老本行。


 

回归之后,万茜与贾乃亮、王子文共同主演了电视剧《生死桥》,又在谍战剧《长江一号》中作为主演饰演了情报处处长许昳初。

 

资源虽然不错,可是万茜却觉得自己的表演过于扭捏,“我知道不对,但不知道哪里不对,又不知道怎么去改”。

 

迷茫又要强的万茜被逼着选择了笨办法,一遍又一遍地反复回看自己的作品,分析到底是哪里出了错。



2009年,慢慢调整好心态的万茜与段奕宏、吴秀波一同加入了电视剧《上海上海》的剧组,而这部剧也是她第一次演配角。

 

少了主角的固定光环和肩负的压力,万茜在《上海上海》中开始找回了演戏的感觉,并在之后逐渐成为了角色的征服者。

 

《裸婚时代》中她是拜金女陈娇娇,《我家有喜》中她摇身一变成了教官白木喜,《花非花雾非雾》中她又是最暴力琼瑶女主......

 

琼瑶把她比作一出场就是戏的女强人和征服者,而电影《艋舺》的导演钮承泽则说万茜是老天爷给他的礼物。

 


2013年,钮承泽导演的电影《军中乐园》正在选角,编剧曾莉婷曾在《圣诞玫瑰》看过万茜的不俗表现,便向导演极力推荐她。

 

万茜的照片并没有让钮承泽立马定角,直到她入镜试戏的那个瞬间,他才确定万茜就是他要找的人。

 

在《军中乐园》中,万茜所饰演军妓妮妮沉默寡言、气质出众,与饰演小宝的阮经天上演了多场大尺度的激情戏。

 

以至于阮经天都说:“这部片是我从影以来最大尺度演出......我们真的是这个地球上,除了对方男女朋友之外,最亲密的人。”

 


凭借在《军中乐园》中出色表现,万茜不仅一举拿下了第51届台湾金马奖最佳女配角,还因此被导演饶晓志邀请出演了电影《你好,疯子》。

 

在《你好,疯子》中,万茜饰演的文艺女青年安希分裂出了电影中七位主角的不同人格,有人甚至说短短的5分钟的精彩预告,就足以让她捧得任何女主演的奖杯。

 

其实在万茜之前,饶晓志曾找过很多演员来饰演安希,但大多都被这个挑战性极大的角色给吓跑了。

 

只有万茜,不仅没被吓跑,反而说:


“对演员来说,这是个非常可遇不可求的事情,你还能在其它的电影里面找到这样一个人物,不太可能。就是有的话,也不一定会落到自己头上。”


 

为了驾驭好这个“疯”角色,她看经典影视剧,看书,看论文,看真实案例,由于要分裂出其他六位演员的人格,她便拜托他们录下视频再去仔细揣摩每个人的神情和角色内在。

 

那场戏NG了32次,她便摔了32次,以至于导演喊过的时候她的肌肉都已撕裂;

 

每每听到cut,她都跑去和导演交流后再重来,因为压力太大,一边看着监视器一边也掉着眼泪,而她也说“这种状态已经很多年没有过了”。


后来万茜因在《你好,疯子》中的扎实演技受到了陈坤的邀请,出演电视剧《脱身者》;拍摄电影《捉迷藏》,霍建华也评价她看着很柔弱,但是她有一股狠劲在表演上。

 


在戏里做了个“疯子”,而在生活中她则清醒地自个儿成全了自个儿,看看书、弹弹吉他、画几幅画,甚至也会像普通人一样穿着松松垮垮的衣服去大排档喝酒撸串儿。

 

在知乎上,她曾关于“不红是怎样的体验”这个问题作了回答。

 

“当一个不红的演员就跟一般的上班族差不多,从事一份擅长的工作。

 

虽然没有那么多的财富,那么多关注的目光,没有那么多可以参与大IP大电影的工作机会,但只要有些本事,当个会演戏的演员,还是会有圈里人会认,会有质量不错的戏投来橄榄枝......”

 

虽然她也曾直言这是为了配合电影宣传才完成的“作业”,但字里行间说的却也是真实的自己。



就像万茜所欣赏的法国女演员伊莎贝尔·于佩尔说的那样,电影电视给予演员的只是“遮于角色脸上的只是面具”,剧情落幕了,“戏疯子”还是得回归正常人。

 

毕竟,“把女演员置于死地的并非电影,而是生活本身”。




拇指阅读


影视 | 文艺 | 新知


▼点击“原文链接”查看历史消息


首页 - 拇指阅读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