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宜宾新闻网12-11 08:45

8月29日上午九点,随着省高级人民法院一声令下,遍及全省各市州、区县各级法院的“执行大会战”拉开帷幕。整装待发的执行法官、法警、政协委员、人大代表、新闻媒体组成的队伍,按照预定计划,向“老赖”们发起了强大攻势。

统一部署下,宜宾市各级法院也迅速行动起来,果断出击、雷霆重拳,拒不履行判决人被“请”进法院,部分“老赖”丑态百出……三天“统一执行大会战”中,本刊记者跟随翠屏区人民法院(以下简称“区法院”)执行局法官现场执法,记录这一幕幕“抓老赖”的经过。

家中搜出一桌“金银珠宝”

8月29日上午,“执行大会战”正式打响。

启动仪式刚一结束,翠屏区法院执行局法官立即出发,一行十余人前往赵国安位于莱茵河畔小区的家中。

他家面积约有200平方米,装修得不错,上有吊顶下铺木地板,估计也得三四十万元吧。”执行局综合室法官朱睿称,经调查,房子在赵国安夫妇名下,但已被抵押给了翠屏区农商行。

在一间装修华丽的豪宅中,一张大圆桌上,手镯、项链、吊坠、戒指、名贵手表摆得满满当当——住在这里面的拒不履行判决的人会“一贫如洗”?真是说出去都没人信。


朱睿说,住在这里的赵国安早年为开办公司,向钱可丽融资借款600多万元,再加上利息,总计800多万元。后来生意失败,就没偿还借款。“法院判决后,钱可丽于2016年5月向区法院执行局申请执行。”通过初步调查,执行法官们发现赵国安名下的所有资产都已抵押给了银行,并无可供执行的财产。

事实真是这样吗?正如狡猾的狐狸斗不过猎手,有钱不还的“老赖”也逃不过法官们锲而不舍的追查。

2017年5月份,区法院执行局法官发现赵国安将名下已抵押的资产又悄悄出租牟利——那是在某写字楼内的两层办公室和底楼部分门面房,是赵国安和他老婆的共同财产。

“我们发现后,立即通过银行冻结了赵国安刚刚收取的2018年租金,但2017年及以前的20余万元租金已被赵国安转移,他既未将这笔钱上报执行局,也未用于偿还债务。


为查证赵国安还有无隐匿财产,执行小组对他家里进行了清查。“好家伙,清点出来的名贵手表、金银首饰、珍珠项链、翡翠玉镯放满了一桌子。”朱睿表示,虽然赵国安口口声声称这些多是“水货”,但还需专家进行评估鉴定,目前全部封存在法院,待评估后进入拍卖程序。

面对摆在眼前的证据、执行法官手中的《拘留决定书》以及法警手中明晃晃的手铐,赵国安态度顿时老实多了。他一方面如实交代转移走的租金数额,一方面承诺在十日内偿还钱可丽10万元现金,在两个月内将剩下的十余万租金全部用于偿还钱可丽。

鉴于双方已达成和解,执行法官决定不对赵国安采取司法拘留措施。

执行法官“文攻武斗”“程咬金”

“他并非拒不履行判决人士,而是在执行过程中,半道杀出的‘程咬金’。”

指着照片里被法警铐上手铐、强行制服的中年人,执行二庭副庭长吴明磊表示,比起其他小组的“文攻”,他们可是实实在在经历了一番“武斗”才完成任务。

2008年12月23日,张雅萍向宜宾市商业银行申请贷款22万元,贷款期限为2008年12月23日至2009年12月23日止。同日,刘志诚、吴绍敏夫妇用位于南岸航天路南侧的自有房产为该笔贷款提供抵押担保,签订了《最高额抵押合同》,并办理了抵押登记。贷款到期后,张雅萍、刘志诚、吴绍敏等未按约还款和履行抵押义务,虽经宜宾市商业银行多次催收,但皆以各种理由拒绝还款。

2012年8月24日,区法院宣判张雅萍、刘志诚、吴绍敏于15日内连带偿还宜宾市商业银行借款本金及利息总计281989.43元。“但之后三人都未还款,刘志诚、吴绍敏夫妇更是不知所踪。”吴明磊法官称,按照法律规定,作为抵押品,刘志诚、吴绍敏夫妇在南岸航天路南侧的自有房产将由区法院查封,后进入评估拍卖程序,所得款优先用于偿还宜宾市商业银行借款本金及利息。

“2012年去执行的时候,就遇上了这个半路杀出的‘程咬金’。”吴明磊介绍说,当执行法官去查封房屋时,屋里已居住着一名叫袁兴刚的男士。这位案外人士无合法依据,非法占有该房屋,且拒绝搬出。

“他拿着张借条,口口声声说刘志诚、吴绍敏夫妇欠他几十万元,现在人不见了,就得拿房子来抵偿。”吴明磊说,几年来,自己和同事们向袁兴刚宣传了好几次法律政策。告诉他,可以走法律程序维护自身利益。先向法院起诉,若胜诉,则可要求在拍卖房屋时,待满足银行抵押权后,参与余额分配。“但他全然不理,既不起诉,也拒绝腾退房屋。”

“这事拖了快五年了,借着执行大会战,我们决心啃下这块硬骨头。”早在2017年5月25日,区法院又一次向袁兴刚发出《通知》。明确告知他已严重妨碍了法院判决执行,限他于2017年6月10日前搬出该房屋,并带走所属物品,如逾期不搬,法院将依法处分他的物品并追究其责任。而这份先礼后兵的《通知》也一如既往的被袁兴刚抛诸脑后。

2017年8月29日上午,执行二庭庭长陈伟带队,包括6名法警在内的执行小组入屋后,向袁兴刚宣读了法院判决书及《通知》,要求他立即腾退房屋,其所属物品可暂放于宜宾市商业银行安排的房间内,在半年内领取。

“行动前我们曾分析过,也估计到袁兴刚不会乖乖就范。”正如法官们事前所预料的那样,袁兴刚反应激烈,一会儿说要跳楼,一会儿又说死都要拖人垫背。见他猛地站起身,有冲过来的迹象,法警当即对其采取强制措施。执行小组当着他的面清理了屋中的贵重物品,一一登记并让其签字。

“有衣服、床单、被套、冰箱、空调、电脑、电磁炉,全都委托搬家公司搬到了指定地点存放,让他在半年内领取。”吴明磊表示,按照法律规定,像袁兴刚这样非法占有房屋的情况,在被强制腾退时是不留租金的。但从人道主义出发,考虑到袁兴刚现无住房居住,法院为其申请了5000元司法救助金用于租房。

非法占据房屋的“程咬金”终被强制腾退,被查封的房屋现由法院管理,下一步将按照法定程序进行评估、拍卖,以履行刘志诚、吴绍敏夫妇欠款。支付银行所得后的余款,也由法院提存,以便将来退还刘志诚、吴绍敏夫妇。


执行局里的“心理较量”

“你叫王国江吧,我是翠屏区法院执行局法官,麻烦你跟我们走一趟,有事情告知。”8月30日上午十点,由区法院执行局执行一庭庭长彭路带队,包括两名法警在内的执行小组赶赴明威乡平岩村,将在家门口附近的被执行人王国江“请”到了区法院执行局办公室。

2014年,身为小包工头的王国江,多次从经营涂料厂的刘明佳处购买涂料等物资。期间,陆续有过不定期、不定额的付款。在最终结算时,王国江仍拖欠刘明佳货款15180元。2014年11月27日,王国江向刘明佳出具《欠条》一张,载明:今欠刘明佳材料款15180元。

由于事实清楚、证据确凿,2016年12月3日,区法院判决王国江于十日内,向刘明佳支付所欠货款15180元,如未在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的义务,当加倍支付延迟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这人就一直没来过区法院,连判决书都是通过在媒体上刊登《公告》的形式传达的。”庭长彭路称,自2017年2月9日刘明佳向执行局申请执行以来,自己向王国江打了无数通电话,对方不是说在外地就是说没空,总也不见面。“碰巧前两天,他在老家住所附近被刘明佳的朋友发现了。”

进了执行局办公室,王国江就一副“欠钱是该还,但我真没钱”的架式。彭路则试图从各个方面打开缺口。

“前段时间,你不是买了辆出租车跑代班吗?”

“那是朋友转给我的下线车,2000元买的,已经报废了。”

“你2015年转让茶馆得到的5万元呢?”

“3万元还给了出资的朋友,剩下两万带去甘肃搞工程,不想却鸡飞蛋打。”

“找朋友借点钱先把债还上嘛。”

“这几年亲戚朋友都借遍了,哪还张得开嘴。”

“你们家修的房子不错嘛,一楼一底,叫你爱人把家里的钱拿来还给人家,做人要讲诚信,何况刘明佳还是你熟人好友呢。”

“我和老婆2015年就离婚了,债务归我、房子和孩子归她。我现在是寄居在前妻家里。欠刘老板的钱该还,可我这几年运气不好,没找着钱,真的还不了。”

几番交锋后,面对“油盐不进”的王国江,彭路庭长发动了“总攻”。

他脸上笑容一敛,从抽屉里拿出一张盖有红印的《拘留决定书》。“王国江,你要明白,法院的判决是具有强制性的。你作为被告,长期拒不履行已发生法律效力的法律文书,其行为已严重妨碍民事诉讼,为维护法律尊严,现决定对你实施15日拘留,你有何异议?”

随后,两名法警当场给王国江带上手铐,清点其身上包括现金、皮带、香烟、打火机、摩托车钥匙等一系列物品。并将其中的700元现金强制执行给刘明佳,给他则留下了156元生活费。

在法院执行局如此雷厉风行的动作下,王国江坐在椅子上垂头丧气,好一会儿才表示,可以找朋友借钱。“我今天先还1万元,剩下的慢慢还,行不?”一番交流后,王国江找朋友借了1万元。并向刘明佳打了张1300元的借条,保证在国庆节前还清。

至此,刘明佳于8月30日共收到王国江现金10700元和一张1300元的欠条。“算了算了,只要他把欠条上的1300元还清,剩下的3180元我也不追究了。”在刘明佳表示愿意接受和解的基础上,区法院解除了对王国江的司法拘留措施,并让其具结《悔过书》,承诺今后不再拒不履行判决。(应被采访对象要求,文中所有被执行人和申请执行人均为化名)

领导说了,您点一个 

小编工资涨五毛


来源:观点宜宾、新三江周刊

值班编辑:陈泓宇 值班主任:杨江

宜宾8县2区考题出炉!你能答对几题

9月机票白菜价!宜宾出发最低260元

10天遭了398个,宜宾人,不要再这样了

 如果你是宜宾人 请点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