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35岁危机”来敲门

摘要: 当朋友听说我也在为“35岁以后怎么办”而焦虑的时候,他很惊讶:你们搞写作的,应该是越老越吃香吧? 我说:你的

09-07 23:11 首页 扯淡不二


接上一篇:“假如你到了35岁,还竞争不过25岁的人。”(没看到的,关注“扯淡不二”后在历史消息里查看)。


当朋友听说我也在为“35岁以后怎么办”而焦虑的时候,他很惊讶:你们搞写作的,应该是越老越吃香吧?

 

我说:你的话,一半对,一半不对。专业能力强、并且还持续提高的,会越老越吃香;但想我这种老是在同一个水平上不断重复的,很可能被年轻人替代掉!

 

我的危机感从未停止过。

 

2011-2012年,我27-28岁,当时还在做销售,那时,我偶尔会想:如果到四五十岁了还出去跑销售,身体吃得消吗?(我对管理岗位没丝毫兴趣,觉得还是业务岗有意思。所以才会出现“四五十岁还在一线跑”的假设。)要不凭借兴趣和特长进入媒体算了?(虽然我进媒体主要是因为热爱,但也不能说没有一点“风险规避”的考虑。)

 


2013年下半年,历经周转之后终于进入了媒体。在进媒体的第一年,我明显感觉自己的水平突飞猛进。刚开始写的稿子经常被主编说“像论文一样枯燥乏味”,到20144月份有一次评刊会,杂志社的所有人都把枪口指向我批评我稿子写得烂,说我的开头像党报;但到了2014年下半年,我的专家学者对话稿件已经形成了自己的特色,并且也有连续几期的深调查收到好评。

 

但进入15年后,我发现自己遇到瓶颈了,好像是在原地踏步,虽然我对工作依然充满激情,但已经不能像原先那样让我有成就感了。我开始考虑:长期在这里呆下去,以后怎么办?

 

虽然自己的微信公众号也取得了了不起的成绩,但只是把它当业余爱好做,并没有指望靠它生活。但后来的事实证明,做公众号对我后来的职业生涯帮助特别大,公众号的成绩及由此而来的“半年内连续出了三本书”写在简历上“简直屌爆了”。

 

15年末,我发在公众号上的“80|你们是‘被坑的一代’,但我活在最好的时代”被秦朔朋友圈转载,嗅觉灵敏的我立马意识到,“这可能是个机会”。于是,有一次,在跟一个整天只知道混日子并且还用各种垃圾话给办公室制造噪音污染的同事吵架后,我立马决定跳槽“离开这个充满淤泥的环境”。就这样,我在连薪水是多少都不清楚的情况下稀里糊涂地来到上海,加入了秦朔朋友圈。



我在很早之前就想进财经媒体,以前因为条件不具备,就先进入党报系统“曲线救国”,现在总算是如愿以偿了。

 

我曾对粉条儿说:我在一个行业干一年,抵得上别人干三年。所以,这虽然是我进入财经媒体的第一年,但我的稿件水准,其实是超过很多老记者的。当然,能达到这样的水准,并不是靠吹牛吹出来的,我平时的工作状态是这样的(直到现在依然如此):

 

除了粉条儿,只有求知(写作、阅读、与高水平的人交流)才是真爱,因此,对所有与求知无关的事情,我都充满深深的敌意,我认为这是浪费我的时间。

 

有一次去广东一个广告客户那里采访,我反复交代中午在食堂吃工作餐就行了,我急着写稿子,没时间去太远的地方吃饭。然而,他们还是把我拉很远“吃好的”,连续两天都是这样

 

我敢断定,他们这么高规格地招待我,不全是出于热情,而是,很多记者比较小人,如果客人没招待好,就不好好写稿子。我之前在四川的时候有一次去乡镇采访回来,就有同事问对方请你吃什么住什么。”(采访情况如何、收获怎样她一句都没有问)她想以此来断定采访对象对我是否重视。 广东这个“热情接待”我的客户,应该是把我也当成这样的小人吧。

 

他们不仅把我当小人,而且还违背我的意志浪费我的时间,我非常非常生气。我后来吐槽的“当一个人跟你实在没啥共同语言了,就会不停地招待你‘吃好喝好’”就是针对她们的。

 

去年年底有一次去郑州采访,为了逃避主办方邀请吃饭,我从下午三点住进宾馆就一直关机,直到晚上十一点半才开机。中间他们来宾馆敲门,我也装聋作哑没回应。(妈的,我不是早就说过我没时间吃吃喝喝了吗,敲个毛线啊?!)我一直房间写稿子、查资料

 

结果,第二天上午媒体群访他们董事长的时候,包括凤凰网在内的绝大多数记者的提问,那个董事长都回答,说工作人员会后给些资料就行了。但我的三个问题他都回答了,并且,在回答别人的问题时,又好几次跑题来回答我的提问。 有这种反差,都我是因为当其他记者在酒桌上鬼混的时候,我在关机写稿查资料。

 


我很享受这份工作,但后来也遇到了一些问题。这些年,我每次换工作都是是顺便换行业,并且都在原有基础上迈上有质的提高,从这一点上,我是比较欣慰的。然而,由于我从未在一个领域里深耕过,这就导致我缺乏专业知识的积累。

 

春节后,我提出了辞职。在辞职前,我跟老板说得很实在:“在我工作的这么多年来,这边的平台是最好的,这也是我收获最大的一段经历。但我现在感觉到,咱们平台上的东西做得有点散,没有形成聚焦,每次的主题都不一样。我平时写的大部分是‘商业观察’,但坦诚地说,我这个水平是写不了商业观察的。真正的商业观察,应该是在一个领域里深耕过多年的条线记者(纸媒也成为“口子记者”)来写,他们才能写得驾轻就熟,也才有深度。像我这种没积累的人去写商业观察,只能网上找资料去拼凑,无非是我的角度比别人好一些、标题比别人好一些而已,没有多少真正属于自己的东西。我平时比较喜欢看36氪这种垂直媒体上的稿子,估计很多文章的作者也就25-26岁,我觉得他们大都写得比我好。可我都已经33岁了,知识水平还不如一些二十多岁的人,这实在无法接受。接下来,我希望能在一个领域深耕几年,成为这个领域内的专家,然后写出来的东西能够给水平比我高的人看。最好再能出一本专著。”

 

“成为一名专家”,这跟我在上一篇中提到的“通过提高专业能力来预防‘35岁危机’”是一脉相承的。老板深明大义,对我的意见表示赞同,这样,我就辞职了。

 

在这次换工作的过程中我发现,我做自媒体的成绩及在秦朔朋友圈这一年的经历在用人单位那里的认可度极高。以前找工作,都是简历投出去就石沉大海了;但这次,是接触了7家,就有6家录取。以前,差不多总是我卑微地问别人“你要不要我”;现在,则变成了用人单位问我“你愿不愿意来?”

 

还有一个年销售额超过10亿的公司的老板对我说:“苏老师,公司现在的情况向你汇报一下。”是你面试我,又不是我面试你,汇报什么?虽然是开玩笑,但也在用这种方式表示对我的重视。

 


2月中旬,我在杭州面试时,当新老板问我的期望薪水时,我在说完自己的期望值后补了一段:坦白地说,工作这么多年来,我一直不敢跟别人谈薪水,因为我认为自己没有资本,我怕一提薪水别人就不要我了。所以,我每次提出的都是自己能接受的最低价位,我的想法就是“先进来再说”,当然,事实上,也从来没有谁在薪水问题上亏待过我。(后来,一同事在知道这事儿时说我:“像你这种真性情的人,别人要么对你恨得要死,要么就相见恨晚引为知己。”)

 

3月初,我加入吴晓波团队做跨境电商产业研究。曾经有几次,我对朋友说:其实,我们公司的核心业务是跨境电商培训,我做的,在我们公司算是后勤服务。不过,没关系,对公司是边缘业务,但对我自己说就是核心业务,我就要把它做好,积累我的专业能力。

 

为了尽快实现“成为一个专家”的目标,我把晚上和周末的时间都充分利用起来了。期间,我还做了一件“很帅的事”——

 

我们领导为了帮助某个无事可做的政府官员“刷存在感”,邀请他来给我们开讲座“如何提高工作效率”。我擦,我觉得,世界上最没效率的事,就是听官员讲工作效率!而且,我的效率已经很高了,你一个整天打官腔的人有什么资格跟我讲工作效率?于是,我本来是星期三出差的,但为了不听这官员的无聊讲座,我把出差时间挪到了他来开讲座的那一天。太机智了有没有?哈哈。粉条儿知道后骂我太坏了。

 

418号,我们部门被裁了,然后,我失业了。

 

因为我觉得随时都能找到工作,所以,这次失业并没有让我感到恐慌。相反,我觉得失业是一个机会。之前,有朋友邀请我合作写一本商业的书,我一直没时间,现在,终于可以做这个了。我对粉条儿说:这个,脱产写书的风险很大,在经济上是亏损的;但对我来说,意义重大。以前写的鸡汤集,在我看来根本不能算“书”,我需要借这个机会转型。

 


粉条儿在微信上表达了对我的支持:“像你这种自制力强又不爱打飞机的,就适合做自由职业者!”

 

我深深地理解,做自由职业者及在家办公的意义并不在于“自由”,而在于提高时间的利用效率,减少浪费。我也并白,做自由职业者最需要的就是管理好自己的能力。所以,这两个月,我的状态是这样的:

 

1.以前在单位上班的时候,我每天早上八点十分起床,周末一般睡到十点半;自5月初做了“自由职业者”以后,我每天早上七点十五起床,周末也不例外。一天就干这几件事:看书、写作、跑步、做饭。

 

2.平均一年才看一回电视剧,而且,必须是带有很强的“知识性”,不能单纯以娱乐为目的。前几天为了写个文案被迫看10集电视剧,我特别沮丧。

 

3.除了很亲近的人、曾经有恩于我的人以及确实需要帮助的人,我基本不会跟任何人在微信上闲聊。别人有事找我的话,如果一两句说不清楚,我通常都是电话解决,不会在微信上浪费时间。

 

4.有时候,粉条儿忍不住给我塞个零食,我会苦笑不得。我一直觉得,零食是个累赘,吃零食是一件麻烦的事情。吃零食浪费不了多长时间,但它会破坏我原来做事的“连续状态”。

 

5.我几乎每天都会去买菜做饭,我也享受这个过程,因为这是一个调节休息;并且,炒一道菜, 就跟写一篇文章一样,也是我的“作品”。然而,我非常排斥花很长时间去个很远的地方吃饭,嫌浪费时间,这种情况下再好吃的东西对我来说都是负担。

 


我对粉条儿说:“在很多方面,我其实挺没人性的。所以,跟我一起生活,你有时候会有压力,也可能会觉得我很无趣。 但我确实不愿意把时间花在无价值的事情上面。”“我知道人性有弱点,但我会努力让‘人性的弱点’在我身上失效,我希望那只是别人的弱点,而不是我的弱点。

 

时不时地有猎头找我,大都是“新媒体主编”,但我的回答一般都是:我并不想做主编,我更喜欢做一个“普通记者”。主编,都算是管理岗位了,破事儿太多——要经常开会、要经常应付一些能力和态度都不合格的“下属”,这些事情都既无法增进智慧,也无法提升我的专业能力,我觉得是把时间浪费在没价值的事情上面了;我还是觉得,在业务线上做一个“精兵”,要更有价值一些。

 

我一直说,我更看重知识积累,知识的积累要比资源的积累有价值多了。一方面是因为对我来说,“知识即趣味”;另一方面,也只有知识的深度积累才能给我带来安全感,让我不至于担心自己在35岁之后会被25岁的年轻人给干掉。

 

今年是我大学毕业10周年。我对粉条儿说:我在过去10年的进步是非常大的,甚至完全超出我的预料。但我现在最担心的是,晚年在回忆的时候,这十年成了我“进步最快的十年”了。我并不希望自己的“成就”被定格在现在,我还是更期待各种“不可预测性”。

 

有好几次,跟朋友聊天的时候,对方都会问我一句:“你的书卖得怎么样了?”我经常是会突然一愣:啊,想起来了,原来我还出过几本书啊。然后,再回答朋友:“有好久没有问出版方要过数据了,不太清楚。”

 

只有在写简历的时候、写文章“盘点”的时候,我才会想起“2016年出过三本书”这个“了不起的成绩”,但大部分时间,我是想不起来的。我觉得,这种迟钝是一件好事,因为:1.迟钝,是因为我总是忙着做更重要的事情,而没有满足并停留于“出了三本书”这个微不足道的“成就”;2.我对自己之前出的书都不满意,我不情愿也不应该把它们视为我的“最高成就”。

 


有一次,一个业务合作伙伴看到简历,问我之前写的书,我突然遮遮掩掩不好意思跟他提——已经33岁了,还在写鸡汤,太丢人了。(曾经打算完全放弃扯淡不二这个公众号,因为觉得自己已经“无法提高了”;之所以又偶尔会更新一下,一个是想记录一下自己的生活和想法 ,留着以后看,另一个是因为我觉得某些东西写出来可能确实会对别人有所帮助。)

 

希望在35岁之前能有一个“更高的成就”出来,然后,以后再从简历上把我这些令自己感到尴尬的“成就”给删掉。


求助:


在过去的四个月里,我一直在家里“自由撰稿”,现在,书稿快完成了,但发现杭州找不到合适的工作,很悲催,求推荐!


目标岗位:财经/商业/科技类媒体记者;科技类公司内容运营(非电商公司,非公关方向)

目标薪资:12000以上。

欢迎挖角,欢迎推荐。电话 18201757923(也是微信号)


首页 - 扯淡不二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