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坂仔人坂仔事12-13 04:15

摘要: 【作者简介】陈奇生,籍贯福建平和坂仔,现供职于民航中南空管局工会,政工师,负责宣传教育工作,在《人民日报》、《中国民航报》、《中国气象报》发表数百篇新闻和散文等文章。


有一种声音,八年了才延续上

有一滴眼泪,八年了才落下来

有一种信念,永远扎根在你的心窝里头



有一滴眼泪,八年了才落下来

 

    八年了,整整八年了。八年前的那一天,当我的眼光最后一次默默注视着朝夕相处的战友们,注视着那熟悉不过的绿色军营,当老连长紧紧握着我的手,说:“走到哪里,你永远是个兵”时,我大步地跨出军门,眼泪在眼眶里使劲地打转着,我强忍着,没有流下来。

远离了嘹亮的军歌,没有了急促的哨音,日子平淡如水,不起波澜。这八年了,我是怎么过来的啊,我已经记得不太清楚了。在这种灯红酒绿,充满快节奏的城市里,七年里,每时每刻都有故事在发生着。我只知道,在这八年里,我宅在民航气象行业,整天和风云雷雨闪电为伍。我结婚成了家,乖巧的儿子都已经两岁两个月了。我一口气读了六年的夜校,整天奔波于学校、单位、家里这三角地带,日子就是这么一天一天过了。战友们都各忙各的,慢慢地没有了联系。从每年的建军节看得出,周围的人们显然早已经忘记我这当过大兵的历史了。

有时候,我甚至感到有些愤愤不平。几年的部队生活,浪费了多少宝贵的时间啊,搞得自己要这么辛苦读书、工作,气喘吁吁地整天跟在人家后面,生怕一不小心又要落伍了。每天都在被动地应付着生活,没有激情没有目的,理想信念淡了,工作循规蹈矩,按部就班,不求有功,只求无过。好几次,我拿起话机,拨起老连长家里的电话,听到接通的声音,不知道说什么好,急忙又放了下来。

    那一天,老婆孩子都回了娘家,自己闲着无事,在家里整理起了衣柜。在柜子的一个角落里,不经意间,我发现了一团皱巴巴的东西,费力拉了出来,展开一看,哦,原来是退伍时留下的军服啊。在一个布满尘土的角落里,它静悄悄地躺在那里八年了,缩成一团显得那么的委屈!我怀着内疚的心情,拿到洗手间象当年一样用手细心搓洗干净,用烫斗烫的平平整整。我的手抚摸着还带着热气的衣服,心里不禁有一股温暖升了起来。我走进客厅,拨通了连长家的电话。

    电话通了。从电话那一头传来了显得苍白的声音,我试着问,请问,老连长在吗?电话那头愣了一下,一个哈哈哈大笑声震耳欲聋了起来,好你个陈小子,终于等到你的电话了,全连就剩下你了,我还以为听不到你的声音呢。

    我的心里突然一紧,我故意淡淡地说:连长,想我也不要这么说啊。

    连长爽朗地笑了起来,说:陈小子,连长得的是胃癌晚期,活不久了。不过不用担心,连长心里放不下的,只有你们这些以前在手下的兵啊。

    我心里一阵感伤,又有些愤慨。我说,连长,你操心我们干什么,说真话,我都差不多忘了我曾当过兵啊。

    连长呵呵笑了笑,说,其实你们这些兵小子心里想些什么,我这个带兵人心里最清楚了。你们这些退伍兵,走出兵门多年后,觉得在这和平年代、信息时代当大兵,是浪费青春,是亏了你,所以,都不愿意重温这段历史,都想忘记过去,想忘记我这个连长啊。

    我沉默了一下,没有解释。

    连长说,陈小子,今天我和得和你掏心啊。有些事情,你越想回避,它就越扎根在你的心窝里头啊。你细心回头想想,七年后现在的你,吃饭还不超过5分钟吧,走路还是腰板直挺摆臂有力吧,跑步时心里会时不时喊口号吧,做梦还整天回到军营了吧。遇到困难从不退缩,办事利索最怕罗嗦,这些都是所有曾经当过兵的人的特质啊。所以,有了当兵的历史,你应该应以为荣,就像我以你们为荣一样。

    我不禁恍然大悟。仔细想想,连长说的字字如出我的心啊。八年了,不管前路再黑,我也没有摔过大跟斗,原来,在我的心中,一直有灯光在照亮着我的脚下啊。如今那盏心灯,正被连长远在千里的眼光点得越发明亮,让我没有了孤单,不再畏惧。

    最后,我向连长告别,问他还有什么话?连长说,我把连部黑板的几个大字“政治合格,军事过硬,作风优良,纪律严明,保障有力”中的“军事过硬”改成“业务过硬”送给你,希望你在远离军号的日子,仍然要当好人民的子弟兵,当好党的子弟兵。

    放下电话,夜深了。我穿上了军装,和衣躺在床上,《当兵的人》、《一二三四》这些熟悉的兵歌从音响里向四周传了开来。在歌声中,我回到了久违的部队,我见到了尊敬的老连长。老连长消瘦的脸上,眼光还是象鹰一样尖锐有力,我缓缓地举起手,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我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悄声无息地滑落了下来。

谢谢你,连长,谢谢你为我这个迷路的老兵指明了方向;谢谢你,在我的心中,从此种下了一盏永不熄灭的明灯。

图、文 / 陈奇生

 编者注:本文荣获“林语堂杯”小小说大赛优秀奖


【作者简介】陈奇生,籍贯福建平和坂仔,现供职于民航中南空管局工会,政工师,负责宣传教育工作,在《人民日报》、《中国民航报》、《中国气象报》发表数百篇新闻和散文等文章。曾获得《中国民航报》“雨燕杯”栏目征文一等奖。


陈奇生往期文章导读


 我的小学︱梦想萌芽的地方


执子之手 风雨同行——记平和县坂仔职业中学89届同学聚会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