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雷霆反击12-10 19:57

摘要: 因描写战术、武器真实到泄密,险些被关小黑屋的“禁书”!长按二维码,马上看禁书全文!

  炮弹穿过燥热的空气,接连不断地落在被包围的巴基斯坦军队周围。他们已经失去了指挥,完全陷入了被动。

  2个钟头前,这些士兵们还带着必胜的豪迈,向着新德里市区做最后的攻击,但是现在,他们只想着赶紧从这场噩梦中逃走,逃的越远越好。

  一切逆转的太快,敌人分明已经被打败了,他们不再有大炮和坦克,甚至让十几岁的儿童来作战,战场上出现了一堆堆的李恩菲尔德步枪和布伦机枪,这些原本都该属于博物馆。

  即使最迟钝的人也能够看出敌人气数已尽,行将垮台。士兵之间的主要争论,集中在战争会在几天内结束,没有人讨论敌人可能反击,那是不可能的。但是顷刻间,印度人的大炮和坦克又出现了,犹如当年的白虎师又复活了。

  一架黑豹中队的战斗机迅速飞过战场,但是区区几枚毫无准头的炸弹不可能阻挡住敌人的疯狂进攻,年轻的飞行员在躲避防空火力的功夫,看到了一支庞大的印度坦克部队脱离了包围圈,正在向着纵深开始进展,他将这个消息通报给了上级。

  飞行员觉得事情可能正在变糟,连日来他担负着这片区域的对地支援任务,每天至少飞跃战区一次,他知道被围住的这个突击群后面,只有一个空架子的师,除了3条运输线以及大量的卡车,没有什么兵力可以阻挡敌人,而两翼的其他巴基斯坦师也存在一样的问题,这些部队的突击力量通常只有一个加强营,都摆在前面,后方空虚的很。

  飞机急着赶回去补充弹药,也许夜间还得再来一次,飞行员无法直接穿越新德里,必须从东部敌人导弹够不着的地方绕过去。他沿着下方下面一望无际的后撤车流飞行,可以看到卡车拖着炮兵将坑洼道路占据,步兵们抛弃了卡车,徒步在积水的沟壑里逃命。印度的炮火则在后方紧追。

  9个月前,当这名飞行员还是逃难人群中的一员时,已经见过这样溃不成军的场面,那还是在拉合尔以东地区。下方阴影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向敌人反攻的区域移动,它们故意避开了主要通道,没有发出丝毫的灯光,飞行员确信这是自己的错觉,他没有降低高度,确认一下。

  各种不同来路的空中情报汇总到第1装甲师的临时指挥部,证实了敌人非但围住了突出的阿米尔集群,甚至已经开始向第1装甲师后方发展,这是非常危险的信号。

  “我以为我们不会有再溃败了,但是还是……”尤尼斯头上裹着绷带,站在一片高高隆起的废墟上。

  他通过望远镜,可以看到前方溃散下来的士兵们,看来要退到足够远的地区,才能组织起兵力。他知道第1装甲师在光鲜的阿米尔旅后面不是什么也没有,但是亚希尼不是听话的军官,从他目前的动作看,似乎准备抗命到底了。尤尼斯索性停止了对亚希尼的命令,亚希尼讨厌被别人牵着鼻子走,不仅仅是敌人。显然亚希尼有了出人意表的办法,副师长别无选择,只能继续信任这个人。

  “报告,敌人坦克与阿米尔的部队已经短兵相接,中国人拒绝使用远程火箭炮支援,以免伤及己方。另外,敌人的防空重点又偏向了我们这边,空军必须先解决新冒出来的阵地,才能实施支援。不过中国指挥部判断,入夜后,敌人的进攻会趋于停止。”

  “知道了。”

  “副师长,当面敌人的一支坦克部队,已经穿插到我方几支退却部队中间,目前距离指挥部已经不远了,我们必须后撤。”

  “后撤不急,亚希尼在什么位置?”

  “指挥部还在原来位置,他的后方部队还在隐蔽集结中,有6辆坦克因为各种原因抛锚了。从他通报的行动方案看,他不会投入援救阿米尔集群的战斗,也不会阻击来袭的敌人,这是非常严重的抗命行为。”

  “关于他的方案,中国人怎么说?”

  “很奇怪,中国指挥部认为亚希尼的方案,比师部提交的方案可行,有很大的灵活性。他们可以投入空军进行支援。”

  “也许我们看错这小子了,”尤尼斯摇了摇头“亚希尼不喜欢跟着敌人的动作起舞,他更善于主动出击;发报给他,让他按照常识自行处置,一切后果我替他担着。另外告诉他,师部将竭尽所能,为其联络中方远程火力支援。”

  “是。”

  亚希尼在自己的坐车上收到了尤尼斯的信息,老上级传达出的信息表明他已经放弃考虑个人前程,彻底站在自己这边了,这反而然给他倍感愧疚。如尤尼斯所言,他痛恨与敌人打成互相添油的呆仗,所以他不能将这支宝贵的兵力,投入到拯救友邻的战斗中。

  大约40辆印度坦克正从侧面靠近,他们打算从南面道路通过,进而袭击指挥部。亚希尼横下一条心,决心让它们通过。这支部队的后方,必然会十分空虚,而且会留有一个缺口,以备他们随时收缩。夜幕正在降临,所有的有利条件正在达成。他下令3个主力连的部队全体熄火,在废墟里待命。

  不到500米外,敌人坦克正在通过,虽然敌人关闭了灯光,但是隆隆的发动机声清晰可辨,他们正急着去端尤尼斯的老窝。

  “2营长,你不必赶来与我会和,原地待命监视敌人坦克,我们行动后发起攻击,再发起进攻,拖住它。你代行3营指挥,如无必要,不要让他们参与夜战。”

  他简单部署了一下,拉贾尼的第2营原来属于阿米尔,因为考虑后勤供应方便,给了亚希尼,这是一支有经验的部队。至于他自行编组起来的3营,一路行军都能损失了六七辆,显然还没到可以打夜战的地步。

  敌人渐渐过去了,天色已经很黑了,终于到了反戈一击的时候了。

  “全体听我指令,按照计划行动,没有我的命令不得开火。突破后的目标为敌防线后方的新德里动物园,行动中掉队的车组可选择自行退出战斗重新编组,或者到动物园集结。”

  他的3个主力坦克连以及一个机步营开始行动。他们向着刚刚过去敌人的出发阵地前进,这当然是敌人预料不到的。

  三十几辆坦克一路向前,沿途遭遇的印度部队纷纷开始后撤的,显然印度部队缺乏夜视能力,攻击无以为继,主力开始退回城区的防空火力保护圈中。一切如同亚希尼预料的那样,敌人可以听到他的部队,却看不到,起初的进展十分顺利。

  他一直行驶到朱木拿河河边,对岸连续有信号发来,指示渡河位置,显然不是每一个河段都可以任由坦克涉水通过,帕斯阿德已经坐了部署。亚希尼向师部要求火力袭击对岸主要阵地,制造有利于他突破的混乱。

  他等待攻击的功夫,一直在观察对岸,发现对岸的一片断电漆黑的房子里,有一间透出微弱的灯光,这座房子的窗户经过遮挡,空中不易发现光亮。但是房子旁边还停着几辆改装过架起滚筒的吉普车,似乎是前线放线车。他判断这里至少是一个团指挥部,必须第一时间破坏其通讯能力。

  等了一会儿,指挥部告知,空中支援接近了,他指挥坦克群排列2列纵队,下河前进。河水很浅没有没过底盘,坦克可以轻易通过。对岸不断发来灯光信号,要求通报口令和番号,巴坦克群置之不理继续向前。

  亚希尼通过夜视仪可以清楚看到,岸边停着几辆敌人坦克,藏在简易工事后面当做炮台用,有几辆是挑战者坦克,但是炮口固定向上,似乎没有做好战斗准备。

  滑翔炸弹尖啸着从河中坦克头上飞过,直捣对岸,立即引发了附近大楼上小口径火炮的攻击,一些炸弹被击中掉落到河里,另一些击中了敌人阵地。一团团巨大的火焰中,楼房顷刻倾倒下来,将下方的坦克埋住,其余坦克开始倒车,印度车长们很清楚,卫星制导炸弹就飞不进高楼林立的城区。

  亚希尼的坦克趁势上岸,并打开前车灯,进一步混乱敌人判断,在近距离上耀眼的强光车灯可以破坏敌人车长和炮长的观察,无论白光还是夜视通道,看上去都是白茫茫一片,这就是他要的效果。

  亚希尼坐车迅速跃上河堤,抵近了倒退的印度坦克,准备动手。塔西姆毕竟是老战士,他瞄准咫尺之外的敌人坦克,却并不急着开火,只等附近的炸弹落地时才下手。那样爆炸声可以掩盖住炮声。

  亚希尼打开车灯暴露位置的做法,让挑战者上的车长暴跳如雷,他爬出炮塔,大喊大叫起来,生气之余,将一个手电筒直接扔到了亚希尼的周视镜上,吓得下面观察的亚希尼下意识向旁边一缩,头撞到烟雾控制盒上。

  一枚炸弹落到后方几百米处,火光中,塔西姆按下发射按钮,炮口巨大的火焰直接将咫尺外的挑战者辆笼罩。穿甲弹即可引爆弹药,可以看到对方车长被巨大的爆炸崩到上方,建筑商,没有掉下来。

  另一辆坦克及时赶到敌人指挥部前,几乎将炮管伸进了窗口开了一炮。房屋被气浪掀开一个巨大的豁口,满身起火的士兵,在地上翻滚着。这一炮摧毁了帕斯阿德建立在前沿的一个通讯中心,使得印度军队暂时无从察觉事态发生了变化。

  坦克群开过沿河街道,来到红堡东南前开阔地,敌人的一个122炮兵阵地和附近的防空阵地正躲在这里。亚希尼下令不要管他们,不对继续前进,为后方机步营登陆腾出地方。随后他将敌人位置,通报给了上级。

  尤尼斯回复,远程火箭即克发射,要求他快速离开河岸地带。

  亚希尼的突击群可以看到前方所有暗淡高楼中,灯火通明的那座,并以此为判别方向的参照,那是外国记者群集的凯宾斯基饭店。

  一些印度步兵已经警觉起来,他们意识到渡过河岸的部队中,似乎夹藏着敌人,但是他们缺乏夜视手段,草木皆兵的士兵们开始朝可以目标开火,结果一些友邻部队自行交火起来。

  亚希尼的坦克和步兵战车则加速通过,没有纠缠其中,他们知道,再不快走,中国人的远程火箭炮袭击快来了。

  饭店顶楼的记者们架起摄像机,拍摄到了近在眼前的混战画面,但是随后落下的远程弹药,印了了更壮光的场面,火海将整个街区吞噬,火焰过后,所有的楼房都在起火和坍塌中。

  与此同时,拉贾尼的第2营已经截住了准备回头的印度坦克部队,96式坦克的夜视设备较之敌人的T90S型的设备,原本没有明显优势,但是对手的T90坦克在废墟中穿行了一段距离,热源很明显,使得拉贾尼占据优势。为了防止不必要的误伤,亚希尼的新车组们没有投入战斗,而是躲在远处观察,看的新兵们心痒痒的。

  亚希尼继续向前突击,他的目的地,当然不是总理府或者围墙围拢的政府区,尽管只剩下了区区几公里,但是他知道一旦深入过多,自己这队人马很快会被截断后路,然后在街区里被消耗掉。

  他的第一目标是攻其必救,解救被围友军,这当然还不够,他还要楔入敌人主要防线的后方,瓦解整个东部防御。为了这个战役目的,进入敌人以朱木拿河为支撑的防线多远,就是很值得仔细拿捏的问题。他的部队脱离身后的火海后,没有直扑总理府,而是转向新德里城内最空旷的地带——新德里动物园。

  新德里动物园地形较高,一直是敌人防线后方的重要支撑。这里深入敌人后方不远,就在敌人主要防线后方1公里,可以用直射火力袭击从背后打击敌人的防线,即使没有友军配合,仅仅靠他的另外2个营也可以实施前后夹击,摧毁整个防御。当然利用制高点优势,他还可以为优势的炮火和空中火力直接指示目标,打击范围何止坦克炮的射程。

  动物园四周已经被炸得坑坑洼洼,由于比较空旷容易招炸弹,守军并不多。巴军坦克赶到时,一个萨姆6营正急着从这里逃走,正好迎头撞上,被堵住。

  5分钟内导弹营的主要车辆,就被拉赫曼的VT4武器站摧毁殆尽。动物园北方紧贴着印度司法部大楼,那是一个地势较高,且容易隐藏反坦克导弹,亚希尼请求远程火器,将其夷为平地。但是中方出于某种考虑,攻击没有展开。

  现在他在敌后消失了,敌人大概需要一段时间,才能从前线混乱的报告中找到这支部队的行踪。亚希尼占据山头,惊恐的猴子在树上吱吱乱叫。他透过热像仪,观察东部敌人部署,可以看到河对岸那些正在后撤的部队正准备渡河逃进市区。中继无人机将坦克拍摄到的敌人防线传回去,那些躲在建筑物后面规避空中侦察的目标,现在一览无遗。


因描写战术、武器真实到泄密,险些被关小黑屋的“禁书”!

长按二维码,马上看禁书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