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首席运营官:当家庭遇挫,我这样传授孩子“满血复活”的能力!

摘要: 直面逆境,培养复原力,重拾快乐

11-09 02:59 首页 父母堂


导语

2015年5月,曾担任Google运营副总裁、现任Facebook首席运营官的谢丽尔·桑德伯格,突然遭遇丈夫戴夫猝然离世的噩耗,精神世界随之崩塌。之后,在好友著名心理学家亚当·格兰特的帮助下,她一步步站起来,重建复原力,直至重新找到快乐与幸福。

当生活抛弃你、背离你、让你伤心绝望时,你可以主动寻找活下去的理由,你可以培养内在的复原力,选择另一条积极的人生轨道,再次拥有快乐和幸福。

戴夫去世后,我最大的担心是孩子们会失去快乐。

从墨西哥飞回美国后,我记得母亲和妹妹在机场接我,眼泪从她们的脸上滑落,她们搀扶着我上车。我不知道怎样告诉年仅7岁和10岁的孩子们,他们再也见不到爸爸了。回来的路上,玛恩提醒我,我们的一个好朋友卡罗尔·盖纳是一位社会工作者,很会安抚悲痛的孩子。于是,我给卡罗尔打了电话。


她建议我先告诉孩子们我有一个非常令人难过的消息,然后简单、直接地告诉他们发生了什么。她说,很重要的一点是,我要向他们保证生活中的很多方面还会和以前一样:他们还有其他家人,还会和朋友一起去学校。她让我按她的建议来回答孩子们的问题,他们可能会问“如果妈妈也死了怎么办”。

谢丽尔与丈夫戴夫


我走进家,女儿像平常一样问候我。“嗨,妈妈。”她说完就上楼回自己的房间了。我僵在那里。儿子立即意识到有什么不对。“你怎么回来了?”他问,“爸爸呢?”我和我的父母、妹妹一起坐在沙发上。我的心剧烈地跳着,我几乎听不到自己的声音。我父亲有力的手臂搂着我的肩膀,想要保护我,像他一直做的那样。

我终于鼓起勇气说道:“我有一个很糟糕的消息,你的爸爸死了。”


儿子接下来的尖叫和哭泣声直到今天依然萦绕在我身边——它和我心里发出的尖叫和哭泣声共鸣着。什么痛也比不上那一刻的痛,即使现在回想起来,我依然会颤抖、喉咙发紧。这一切太可怕了,但我们挺过来了。我绝不希望任何人获得这样的人生洞察,但它确实是洞察。虽然孩子们遭受了无法弥补的创伤,但他们依然很幸运;虽然什么也不能让他们的父亲回来了,但我们的环境为这样孩子的复原提供了帮助。



我们都希望自己的孩子变得更具复原力,这样他们就有能力克服生活中大大小小的困难。复原力能够为我们带来更多快乐、更多成功,也会使我们更健康。


复原力不是固定不变的人格特质,它是每个人一生的事业。培养复原力取决于孩子所拥有的机会和他们与父母、照料者、教师、朋友之间的关系。我们可以从帮助孩子形成4个核心理念开始

他们对自己的生活具有一些掌控力


一项研究对几百个处于风险环境的孩子进行了为期30年的追踪研究,这些孩子的生活环境中存在着极度贫困、成年人酗酒或心理疾病等情况,2/3的孩子到青春期和成年期时会出现严重的生理及心理问题。尽管经历了各种困苦,但其中1/3的孩子会成为“有能力、有自信、有爱心的年轻人”,他们没有违法犯罪记录,也没有心理问题。


这些具有复原力的孩子都有一些共同之处:

他们对自己的人生有强烈的掌控感;他们认为自己才是命运的主宰者;他们不会把消极事件视作威胁,而是视作挑战,甚至是机会


这同样适用于没有风险的孩子:最坚韧的孩子知道他们有能力改变自己的生活。他们的照料者也表达了清晰且一致的期望,让他们感到人生有条理、可预测,这更增强了他们的掌控感。

他们能够从失败中学习





心理学家卡罗尔·德韦克发现,当儿童具有成长心态而非固定心态时,他们才能更好地应对逆境。固定心态意味着把能力看成一种与生俱来的或天生不具备的东西。






例如有的孩子会认为“我是数学奇才,但没有喜剧细胞”。但是,如果孩子拥有成长心态,他们会认为能力是可以学习和培养的,他们会努力提升自己的能力。例如,“我可能不是个天生的演员,但只要认真排练,进行刻意练习,我就会在舞台上表现出众。”


孩子会养成固定心态,还是成长心态,一部分取决于父母和老师给予他们何种类型的表扬。在实验中,德韦克的团队把学生随机分为两组,在考试后分别给予他们不同类型的积极反馈。结果,被称赞“聪明”的孩子在后来的考试中表现变差,因为他们把自己的才智看作固定不变的特质。当“聪明”的孩子遇到困难时,他们会认为自己缺乏相应的能力——他们不是尝试完成更难的测试,而是直接放弃了。但是,如果孩子因为努力而受到表扬,那么在做有挑战性的测试时,他们会更加努力。


如今,帮助孩子培养成长心态的重要性已经被广泛认可,但大家在实践中做得并不好,知行存在着明显差距:很多父母和老师知道这个理念,但没有成功地运用它。还有我自己,尽管我尽了最大努力,但有时也做得不够好。当女儿在考试中取得好成绩时,我仍会脱口而出“干得好”而不是“我很高兴你尽了自己最大努力”。

作为人类,他们的存在很重要


第三个影响孩子复原力的理念是“他们的存在很重要”:要知道很多人在关注你,关心你,依赖你。

很多父母会很自然地表达这种思想——他们认真聆听孩子说话,表现出他们很重视孩子的想法,并帮助孩子和其他人建立起牢固、安全的依赖关系。一项对2000多名11岁到18岁的青少年进行的研究显示,很多孩子都曾遭遇重大不幸,但其中认为自己很重要的孩子出现低自尊、抑郁和自杀想法的可能性也较低。

成年人应该让孩子们知道,他们很重要。


个朋友的儿子从很小的时候就出现了焦虑和抑郁问题。在参加营地活动时,他做了个机器人。第二天早上,他发现一些爱欺负人的坏孩子把它毁掉了。一个坏孩子对他说:“你就是垃圾。”这句话的意思很明确:他的作品不重要,他这个人也不重要。在学校里,这个孩子不愿意打棒球,也不愿意和其他孩子交流,因为他觉得同学们会取笑他。“他穿着连帽衫,坐在后排,躲在自己的世界里。”孩子的母亲说。


当他的老师开始每周找时间和他交流时,情况便发生了转变。这位老师帮助他和其他孩子接触,他开始交朋友了。老师还提供了一些小建议,让他加入午餐时玩游戏的小组,给同学发邮件,邀请他们到家里玩儿或看电影。同时,老师会跟进、强化他采取的每一个步骤。这位老师会给他控制权,也会让他清楚地知道,她在照看他。这位老师让他知道,她在关注他,他很重要。当学校来了一个新同学时,这位老师便鼓励他们交朋友。结果,这两个男孩通过卡牌游戏交往起来,成为好朋友。


孩子的母亲说:“就像太阳照进了我们家。”她又补充说:“什么事都不容易,我很高兴我们找到了好方法,包括冥想。而且,关心他的老师、和他交往的朋友都起了很大作用。”由此可见,感到自己很重要能够抵消外部的霸凌和内在的焦虑。

他们具有可依赖、可分享的真正的优势


从20世纪60年代起,研究者已经证明,当孩子得到适当的支持后,理念便能激发行为,并具有自我实现的性质。如果相信自己能从失败中学习,那么你的防御性就不会那么强,而是更加开放。相信自己很重要,投入较多时间帮助别人,会使你变得更重要。相信自己有优势,你会开始看到运用它们的机会。当孩子面对创伤时,那些有助于培养孩子复原力的理念会变得更加重要。


我对此有切身的体会。


失去戴夫让我的孩子悲痛欲绝,我也悲痛欲绝——他们的悲痛又让我心碎。然而,即使在最黑暗的时候——也就是我的孩子刚知道他们的生活从此被改变时,依然有一线光明存在。当时,我儿子停止哭泣,感谢我回家陪他,也感谢我的父母和妹妹来到我家,这真是不可思议


那天晚上,当我安顿女儿上床睡觉时,她说:“我不只为我们难过,妈妈,我也为奶奶保拉和伯父罗伯难过,因为他们同样失去了他。”这真是不可思议。我还记得明迪的母亲去世的那天晚上,她让我去她家陪她睡觉,后来却担心其他朋友会因此感到被冷落。即使在人生中最不幸的时刻,像明迪一样,我的孩子也能为他人着想,这让我看到了希望。


几天后,我和孩子们拿着一大张纸和彩色马克笔坐下来。这些年来,我们会在他们放背包的小柜子的上方悬挂标牌和日程表。卡罗尔说这样做会给孩子稳定感,当他们的世界秩序被打乱时,这一点就更加重要。我认为这种做法有助于建立“家庭规则”,我们把规则贴在墙上,提醒我们一些有益的应对机制。我们坐下来,一起写这份“家庭规则”。

我想让他们知道,他们应该尊重自己的感情,不要试图压抑它们。我们一起写道:“可以悲伤,可以停止任何活动,哭一场;可以对依然有爸爸的朋友、表兄弟姐妹和堂兄弟姐妹感到嫉妒和愤怒;可以对任何人说,我不想现在谈这件事。他们应该知道这不是我们应受的惩罚。”我希望孩子在暂时摆脱悲伤的时候,一定不要有内疚感,所以,我们约定可以开心欢笑。


我们的伤口还很新,我知道我们以后还会犯很多错误,所以,原谅是一个重要的主题。



戴夫去世近一年后,一天下午,我去参加儿子学校举办的音乐会。尽管我努力不去嫉妒别人,但看到其他孩子的爸爸都来观看他们的表演,这一切仿佛在生硬地提醒我,我和孩子们失去了什么,以及戴夫失去了什么。一到家,我就冲上楼哭了起来。不幸的是,当晚我还要去上班,还要为脸书的全球大客户主持一年一度的晚宴。客户们陆续到来,我依然无法恢复平静。


儿子和我在一起,我告诉他我需要停止哭泣,然后下楼。他拉着我的手说:“妈妈,你走吧,即使你还在哭也没关系。每个人都知道我们家发生了什么。”他又说道:“妈妈,他们可能也有让他们哭泣的事情,所以你应该做你自己。”


他在教给我那些我试图教给他的东西。


本文摘选自新书《另一种选择》,已获作者及中信出版集团授权,父母堂(微信ID:askjane)原创发表。



【父母堂】

每天送一本亲子共读好书


《另一种选择》

作者:谢丽尔·桑德伯格、亚当·格兰特著

定价:49元

出版社:中信出版集团


2015年5月,前谷歌运营部门副总裁、现任Facebook首席运营官的女强人谢丽尔·桑德伯格遭遇了丈夫猝然离世的噩耗,她的世界也随之坍塌。之后,沃顿商学院知名心理学家兼谢丽尔的朋友亚当·格兰特来到她的身边,帮助她一步步站起来,重建复原力,直至重新找到快乐与幸福。他们一起撰写了这本感人至深的《另一种选择》,让我们懂得:面对人生的挫败与不幸时,请记得,你仍有另一种选择。当生活抛弃你、背离你、让你伤心绝望时,你可以主动寻找活下去的理由,你可以培养内在的复原力,选择另一条积极的人生轨道,再次拥有快乐和幸福。


留言送好礼

欢迎大家留言分享!截止周三(10月18日)12:00,评论获赞前5名中挑选1位幸运者送出好书:《另一种选择》。父母堂还为每日积极留言互动的用户增设额外福利,感兴趣的麻麻立即添加小助手(微信号:fmtang2014),备注:宝妈交流!


-End-

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作者所有


首页 - 父母堂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