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他们闪耀在西藏历史的时空结点上(2)

摘要: 松赞干布之后的100多年间,佛教与苯教展开了激烈的斗争。吐蕃藏王赤松德赞为巩固政权,打击苯教贵族的势力,从印度请来了莲花生,由此开启了佛教在西藏更有力的流传——

09-08 12:40 首页 安多黑牦牛

  松赞干布之后的100多年间,佛教与苯教展开了激烈的斗争。吐蕃藏王赤松德赞为巩固政权,打击苯教贵族的势力,从印度请来了莲花生,由此开启了佛教在西藏更有力的流传——


 莲花生:来自密宗的特使


 其实在莲花生被请入吐蕃之前,另一位显宗高僧寂护已经被请入吐蕃传教。只是他的传教似乎并不顺利,遭受了当时苯教势力的抵抗和打击。藏王迫于无奈只好派人将他送回尼泊尔。寂护临行时跟赤松德赞说的话颇具深意。寂护当时向赤松德赞推荐了莲花生,他说:“藏王,在你祖先父王的朝代,虽说曾经做过修建寺庙,塑造佛像,佛塔和翻译经典等善业,但是那时未能将此间的恶鬼降伏,因此一些藏王遭到夭寿的厄难,佛法也遭遇中断的灾障,为了要用威猛法力来降伏此间大地之上所有一切凶恶鬼神,须得去迎请莲花生。他是一位大密师,定能使藏王你的清净善愿都获得成功。”

   由此可知,寂护认为,莲花生是佛教密宗大师,他的密宗法力定能帮助藏王战胜苯教。那既然寂护也知道战胜苯教的奥秘,他为何无功而返,这就牵扯到了佛教的密宗与显宗之分。

 莲花生大师   

  简单说,显宗是指释迦牟尼通过讲经说法,从道理上来让人认识佛教认识人生的归宿,轮回,因果等从而说服人来修行,主张公开宏道传法,教育人修身事佛,用很长时间甚至几辈子的时间,去慢慢地,一步步地修炼成佛。而密宗是大日如来佛亲身传授的密码大法,主张秘密传承、个人修炼,通过神秘的真言、密咒,通过个人的修炼成佛而且还有捷径可寻。

   可见,密宗似乎与吐蕃本身就存在的占卜、祈福、役使神鬼的苯教有某些相似之处。寂护本身更多修的是显宗,他也许发现对于当时的吐蕃人讲道理、苦修行的显宗似乎并不容易被接受,于是他向赤松德赞推荐了莲花生,寄希望于密宗与苯教的对抗。

   赤松德赞听从了寂护的建议,将莲花生迎入吐蕃。相传这位莲花生大师是被一个印度国王在一朵莲花上发现的,后来带回去抚养,故名莲花生。

西藏镇魔图

    据说莲花生进入吐蕃一路上大动法力、降妖除魔,先后降服了念青唐古拉山神、白龙,香保神、吐蕃十二女神、夜叉、火神等苯教神灵,使他们都“虔诚地献出自己的神、语、意三密神力和命根”。莲花生不仅打败了这些神灵,还将他们纳入了佛教体系,将他们封为佛教的护法神从而确立了佛教更高一级的地位。

   莲花生的神通和做法,让更多的藏人开始接受和信奉佛教。虽然主要是信奉佛教密宗,但是他毕竟替佛教在西藏地区更广泛的推广和发展开拓了局面。

   莲花生还主持修建了西藏第一个正规寺院——桑耶寺。相传,桑耶寺曾经在赤松德赞的授命下由寂护主持修建,但是过程百般曲折,在建造的过程中常常无故倒塌。寺院屡建不成,也是最后寂护离藏推荐莲花生进藏的原因之一。

桑耶寺  

  据传,莲花生主持修建桑耶寺之后与破坏寺庙的妖魔鬼怪进行了激烈的斗法,最终取得了胜利。莲花生将桑耶寺建成不仅再一次显示了他的也是佛教的“神通”,也给佛教在西藏的传播创造了条件。

   关于桑耶寺的命名,还有一段有趣的传说。据说在寺庙还未建好之前为了满足国王急于见其建好后景象的迫切心情,莲花生大师大展神功,在自己的手心变幻出了寺院的幻影。当时的国王赤松德赞惊呼了一声:“桑耶!”(出乎意料的意思),于是该寺也就有了桑耶寺的大名。

   莲花生的降魔除妖与建成桑耶寺看似简单,却对佛教在西藏的发展起到了巨大的作用。

   张云(史学博士,中国藏学研究中心历史研究所研究员):显宗更重视理论,对于人们对神秘事物的恐惧心理没有太多涉及,而这恰恰是藏区人民宗教情结和苯教的教义内容。苯教本身有很多神鬼的论调,莲花生由此出发,用更高明的神鬼来克制原有苯教的神鬼,让佛教更容易被藏族地区的人们所接受,从而促进了佛教在藏区的推广和发展。

   另外一点需要说的是,密宗教义里有很多是不禁欲、不斋戒的。它宣扬以欲制欲、以染至静的修行方式。也就是说,对人的欲望并不严格禁止。这对于以放牧为主的藏族来说,也是较显宗更容易接受的原因。

   陈庆英(中国藏学研究中心历史宗教研究所所长、研究员):莲花生将密宗的部分传到西藏,以密宗开启了佛教在西藏的大规模传播,因此决定了藏传佛教的性质:显教和密教都有,但是更侧重于密教。这一点与汉传佛教截然相反,也构成了藏传佛教的独特性。

   桑耶寺是西藏第一个正规的寺庙。之前虽有大昭寺、小昭寺等寺,但这些寺庙建成之后只是供奉有佛像,没有僧人,也没有法事活动。佛教讲,要有佛法僧三宝才是正规的寺院。有佛像,佛法教义传承,有僧团。正规寺院组织开始有了有序的法事活动,开始了翻译佛学经典的活动,西藏的僧人也开始逐步增多。由此带来了佛教在前弘期的一个鼎盛时期。

   时至公元8 世纪中叶,吐蕃王朝再次陷入分裂。宗教组织为了建立自己的威信和争夺僧众信徒,也卷入了战争之中,“朗达玛灭佛”随之发生。但是,分裂也给佛教的发展带来了新土壤——下节请看《八思巴:萨迦派的突围者》

   原著题目 《藏传佛教的时空结点》  作者: 刘岩  来源《收藏》

    图片来自网络

  

  



首页 - 安多黑牦牛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