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出租车行业来评价城市素质是有道理的

摘要: ?的士之音(DFCZZD)是全国最大、最具影响力的出租车交流平台,赶快加入进来,与全国“的哥的姐”一起交流吧!

11-08 16:45 首页 的士之音


18日凌晨1点左右,

天空下起了小雨,

陈师傅将车停靠在马路边休息。

休息时,

陈师傅活动活动酸痛的脖子,

缓解疲劳。

开出租车多年,

陈师傅落下了腰椎间盘突出的毛病。


时间:9 月 17 日 22 时到 9 月 18 日 3 时

人物:太原市第一出租车公司司机陈师傅

9 月 17 日夜,太原又下起了雨,秋雨给这座城市的街道增添了孤寂的意味。迎泽大街上,车牌号为晋 AT01** 的出租车正行驶在火车站附近。司机姓陈,戴着一副白手套,衬衣很白,车速缓慢,他已经空驶了十几分钟,正在看有没有晚上出站需要打车的乘客。

从太原第一批黄面的出现,陈师傅就是出租车司机,时光飞逝,他见证了出租车行业的更新换代,也见证了太原这座城市的变化

他昼伏夜出,一直到路灯灭了才回家,夜班出租车司机,就这样守望着城市,送夜归人到达终点

A 乘客也不易 车费抹了零头

17 日 15 时许,陈师傅从白班司机手里接过出租车,开启了属于他的一天的奔波。这天,客人不算多,一直到22时记者见他时,刚跑了 300 多元,他笑着说:“今天不行,看夜里能不能再拉几单。”话音刚落,又下起了雨,陈师傅说:“这雨一下,街上就没人啦!”

在迎泽大街、双塔西街上行驶,道路两旁鲜有行人,但陈师傅似乎并不着急,他将车开入了小街小巷,缓慢行驶,寻找夜间串门或外出探望子女夜间返回的乘客。

在五一东街路南的马路牙子上,一个衣衫单薄的男子在雨中发抖,看到陈师傅的车,他一个激动,陈师傅把车稳稳地停在路边。

乘客操着南方口音,一上车就感叹:“昨天下雨,今天下雨,晚上也下雨,哎哟。”

陈师傅接茬说:“是呢,一阵儿一阵儿的,师傅,您去哪儿?”

“我去 264 医院附近。”听到男子的话,陈师傅踩着油门出发了。

“你是在火车站周围干活?”

“是呢,今天就没有什么活儿。”

“现在雇个工人一天多少钱?”

“240 到 300 元一天,包吃。

“好工钱!”

“哎呀,我还有一个孩子要养活,男孩儿,很淘气的!”见乘客开朗,陈师傅也善意交谈。

没几分钟到了目的地,一看计价器,显示 8.6 元。乘客从裤子兜里掏出一把钱,有面值一百的,也有一元五元的,捏着钱,他奋力往出抽百元钞票。

陈师傅赶快说:“有零钱给零钱,零钱不够少给一元也行。”乘客把几张零钱递给陈师傅,刚好 8 元,然后高兴下车了。

关车门的一刹那,他低下身子探头说:“师傅,谢谢你啊!”陈师傅说,情比钱重要

B 醉酒客人不给钱,真头痛

“坐车付钱,都是流动客人,这情长久不了吧?”面对记者的提问,陈师傅说:“有一天晚上,我拉一个女乘客,车上聊了几句,我以前听说过她们村的西红柿很有名,把她送到后,我说不要车钱了,人家说,一码归一码,西红柿上来了我给你打电话。”

陈师傅说,对方留了他的手机号,原本以为这事儿也就过去了,没想到西红柿收获,对方真的打来了电话,还领着他去地头采摘。“给了人家钱,我买了一箱西红柿,挺高兴的。”陈师傅说。

开出租车,不光是平平安安把乘客送到目的地,有时候也要“见义勇为”。几天前,陈师傅在省人民医院附近拉了 4 位客人,坐在车前的很活跃,后座上的 3 位是乡下人打扮。

车辆在行驶过程中,前排的男士打通了手机号,手机开到免提,“哥,上次 厅 处长他妈的病看好了吧?”“嗯,省里几个医院没看好,结果这个医生给治好了,还不贵。”前排人打电话,后排的三位显得很期待。

陈师傅明白,后排的这一家人是遇上医托了。到目的地时,前排的男子先下车扶后排的老人,瞅准扶老人到路边的空当,陈师傅把车窗全部摇起来,对后排的女子说:“姑娘,你碰上医托了,不要相信他,他是个骗子。”

后排女子说:“不可能,他是我们保德老乡,不会骗我的。”

陈师傅焦急劝说:“你听我的,这种人我见多了,专门在医院门口骗外地人,以老乡的名义,你可要小心了。”

说话间,前排男子冲过来拍车窗,陈师傅收了车钱离开了,他心中期望着,后排的女孩子能发现端倪,不要上当。

16 日晚,陈师傅在和平路拉了一位乘客,上车以后,才发现对方喝了不少酒,到了目的地,乘客开门下车,陈师傅说:“还没给钱。”对方说:“给啥钱了!”然后一步一晃离开了。这一趟车钱 34 元。陈师傅气坏了,他开车跟着乘客,原本想报警,可是车辆显示电量低了,得赶快充电,他只好离开。

不是每次友善都能换来友善,但陈师傅说,这不妨碍他相信美好

C 凌晨1点半开车去充电

每个出租车司机都有一套“拉客秘籍”,陈师傅的秘籍很有趣。他说,一天当中的第一单最关键,“今天第一单是个要去医院的,果然不出我所料,之后,山医大一院、二院,还有省人民医院、山西大医院跑了个遍。”

见我一脸疑惑,他说,要是第一单是往城北跑,那这一天大部分都是往北边跑。拉上乘客以后,要会察言观色乘客健谈,陈师傅就多聊几句,乘客内向,他也三缄其口,让客人在最舒服的体验中到达终点,这是终极目的

夜里的城市,没了喧嚣,夜越深,寒意越浓。坐在车上几个小时,没有见过陈师傅鸣笛,即便停车用眼神询问路边人,他也是缓缓停下。“出租车老鸣笛会让人反感,再一个,能走你不用鸣,堵车鸣了也不管用,除非前面有紧急情况。”陈师傅说。

18 日凌晨 1 时许,陈师傅从大东关街送一位男子去旧晋祠路,返回的路上,又遇到一位乘客,但是车辆电量低了,他只能放弃,另外一位出租车司机靠边停车拉上客人走了。

1 时 30 分,陈师傅将车开到南内环街一家充电站,刚进站里,一片亮堂,出租车整齐地停在车位上,一只黑色电缆从充电桩伸进了车辆充电口。午夜的充电站,人影晃动,却又万分安静。休息室里,两位年轻司机各点了一大碗 8 元钱的蛋炒擦尖,擦尖细长,四边略薄,配上适中的酱油,里面还有油爆过的辣椒丁和炒熟的西红柿做点缀,色泽鲜亮,香气四溢。一位年轻司机把勺子舀满送嘴里,一碗面不仅能果腹,还吃出了家的味道

超大的休息室里,还有几组沙发,沙发上有两位师傅在休息,一位已经呼噜作响。另外一个区域,一台超大的液晶电视挂在墙上,一位师傅在看电视,还有的在下象棋。陈师傅不坐也不躺,手里端着杯子喝点儿水,弯腰的动作看上去有点不自然。记者一问才知道,他腰椎间盘突出,这是典型的职业病,“上一次就不能动了,在医院里住了20天,现在腰上不敢吃力。”

夜里的充电站,工作人员也会和司机们聊聊。一位师傅脱得只剩下白背心,拎着一桶水把车擦得锃亮,“这是规矩,交车的时候得干干净净。”

D 从黄面的到电动汽车 他是见证人

凌晨奔波,城市都透着一股睡意和疲惫,陈师傅的车窗一直开着,冷风呼呼。他说:“有点儿风更清醒。”

陈师傅是地道的太原人,上世纪90年代,太原市第一批黄面的面世,他就买了车自己做了司机,到现在,出租车已经换成电动的了。这个行业,这座城市的快速发展和变化,他是最熟悉的人之一。

干出租车司机,对道路不熟不行,哪儿不能停车、哪有公厕,这些你们不注意的问题,我们都知道。不过现在新小区多,有的我们也不熟悉。”话说的谦虚,但每到一条记者不熟悉的街道,他都能讲一些关于这条街道的故事。

这一夜,陈师傅还接到一位邻居打来的电话,说是自己的公交卡丢了,陈师傅熟练地背出太原市公交集团公司的客服电话,让邻居不要着急,先去挂失。

当一个出租车司机,在每一条并不显眼的道路上,讲出这里曾有过的变化,是哪位城市领导者主政,是哪一年的政策惠及,你会突然感觉,用出租车行业来评价城市素质是有道理的

“我喜欢看新闻,了解国家政策,好几回家里遇上事儿,我就给政风行风栏目打电话,很快就给解决了。我不爱叨叨社会这不好那不好,你有多少善意,你就能遇上多少善意,你对生活多一点儿用心,就会多一种解决问题的力量。”

告别陈师傅时已是 18 日凌晨 3 时,他有一位患病的妻子,一个即将上大学的儿子,他的生活在负重前行却又希望满满

编 辑 手 记

采访陈师傅,从9月17日22时到9月18日3时,5个小时,接送的乘客不超过6个人,他很期盼每一趟,但他不抱怨每一个小时的空跑,他不断总结拉人经验,更新到自己的“拉客秘籍”里。一个靠十几元、几十元收入积累养家的小人物,总是在一个简单的行为和一番朴素的人生感悟中给人以惊叹。看到陈师傅对职业的态度、对人生的达观、对金钱的索取有道,你会明白,人生的幸福不是一味的白,而是能容纳一定的灰;而不断学习努力向上,将会让你的生活处处有趣味,时时有惊喜


—The End—




首页 - 的士之音 的更多文章: